|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爱女王(上)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1-11-27 14:32:49

在这些网友中,与我交谈最频繁的、最深入的是高而俊。我们都属于文学爱好者,在文学理想方面有许多共语言。此人身高在1.68米和1.69米之间徘徊,如果不稍微踮一下脚尖,不管他测身高时如何昂首挺胸,一直没能跃上1.70米;相貌不详,也许是真的有点英俊;真名实姓不详;籍贯不详;住所、工作单位不详;刚过而立之年,生日不详;是个男人,结婚已五年,儿子四岁;本科学历;先后在三家公司当过业务员、业务经理,跑业务、拉客户颇有成绩,现已厌倦东奔西跑,一改活跃形象,整天呆在电脑前从事平面设计,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所谓艺术总监,是老板为肯定他的设计水平而硬封给他的,是印在名片上闹着玩的,领导着两个人,一个是打字员,一个是他自己。

高而俊曾在大学校报上崭露头角而赢得若干秀发披肩或小鸟依人或亭亭玉立的青睐,有一秀发披肩还为他剪去三千烦恼丝,有一亭亭玉立为他改穿平底鞋,可他却偏偏对一小巧玲珑且小鸟依人(以下简称小小)情有独钟——说来惭愧,来自穷乡僻壤的高而俊(以下简称高)在读中学时只想发愤图强,借高考之东风跃出“农”门,居然未曾早恋过,小小竟是他的初恋。以我个人经验,越是年长的初恋越是刻骨铭心,越会对以后的择偶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影响。直到大二才狠狠初恋一把的高,用了一年的时间来为小小销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小小对他却总是若即若离,不冷不热,最后还是因高的海拔也因为发现“我爱的人”而再见了“爱我的人”。

这对高的打击是几近毁灭性的,高的精神状态被小小一脚踢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想而知,小小留在高心中的履痕抑或阴影有多深!以后看见小小型的女孩或少妇,高便会感到自己荷尔蒙的丰富,而对那些牛高马大或只高不大或只大不高的女子,不管对方如何貌若天仙如何风韵绰约如何丰乳肥臀如何玉腿纤腰,高一概心如止水。高也曾怀疑自己是否得了苛尔蒙缺乏症,只有小小型女子的出现使高目光炯炯暗振雄风而恢复雄性的自信。

话扯了这么远仍没有女王的闪亮登场,这不免令个别有特殊嗜好的读者失望,我深表歉意。我目前的工作是一家企业周报的总编,写作纯属见缝插针,思路常被电话铃、同事的谈笑声、我为几千元月薪应该做的琐务所打断,写到哪算哪,我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写到女王,或许女王两字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一个哄读者点击此文的诱饵,一个让你耐着性子读完此文的悬念。写到这里还没写出一丁点感觉,连我自己都想半途而废了。

接着说高而俊在看到小巧玲珑小鸟依人的少女或少妇时,阳物便会毫不迟疑地坚挺起来,这使他对自己的性功能充满自信,做男人挺好,从而使他对人生充满热爱。如果连续三天,阳物没有生龙活虎地坚挺那么一会,高就会神情沮丧,干什么都没劲。高是属于比较早上网的中国公民,那时候网上的文章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泛滥。把双手搁在键盘上,高便感到有一种要通过文章与他人交流的冲动。网络造就了多少网络作家,高是其中之一。

自初恋失败后,高再没有玩起文学,连文学类书籍都看得少之又少了。自初恋失败后,高写过的东西只是毕业论文、求职信、汇报总结、广告文案之类,与文学不沾边,但通过文学而夯实的文学基础使他在写这些东西时颇为从容自得,这使他对文学还保持着一点温度,坐在打开的电脑前,双手搁到键盘上,感觉来了,赶也赶不走,仿佛旧情复萌。于是他那些家乡与童年、校园与青春、社会与人生三大系列的散文、小说或分不清是散文还是小说的文章、短则千字,长达万言,一篇一篇地贴在不少网站的BBS上,他在聊天室上所结交的网友争先捧场,一下子人气大旺。高恍然明白,不管在现实中他对文学如何弃若敝履,在精神上在骨子里,他还是个作家。网络是最适宜于驰骋精神的空间。

高收到许多网友的“伊妹儿”。网络上无远弗界,天涯若毗邻。网友中有美国的、日本的,当然更多的是我国上网人数较多的大城市。给高来信最多的是忆江南,当然高给她的回信也最多,几乎是每信必复。对于收到来信较多的人,比如歌星、影星,比如作家、编辑,当然是著名或比较著名的,要得到他的回信不容易,除非你的信写得很特别,很用心。高不著名,只能说曾一度在网上很有人气,收到的信也不少,高没能做到每信必复,而对忆江南是个例外。

在线上鱼来雁往,便知道忆江南是某大城市某区税局副局长,姓王,有实权,常与工商业界打交道,在其所在城市颇具影响力。她的姓给了高灵感。称她王副局长太官本位;称她王女士太正统,与网上的氛围格格不入;称她王小姐太矫情,直奔40的人了,还小姐呢?而且“小姐”似乎成了妓女、三陪女之类的代称,不再是一种尊称了;称她王姐虽亲妮,但太老土;而忆江南做个词牌名还充满诗情画意,作一个人的称谓总有些拗口。高称她女王,王女嘛,仿英语的词序,便是女王。小说读到这里,别有用心的读者失望了是不是?原来这就是女王呀!读者还会根据自己平时见到的女官员的形象对这篇小说的女主人公的相貌、身材、神态做各种想象,直奔40的女局长,会有什么看头呀!

王副局长属虎的,今年38岁,高跟她网恋,一定有人说他恋母情结严重,整整大了七岁。高没有恋母情结,所以不会跟她网恋;后来跟她网恋上了,一定是这女人隐瞒了年龄?然而,这女人一开始就没有隐瞒自己的年龄,在来往了三封“伊妹儿”之后,进入自我介绍阶段。网络是虚拟的,但一进行自我介绍,便回到了现实。为了使这篇小说显得具体可信,有必要把高与王局长的交流过程作一番介绍。王局长给高的第一封“伊妹儿”洋洋千言,对他在某网站BBS上贴的八篇文章作一番评点,语言虽不老练,却十分流畅,有几个词用得十分精彩,见解也独特。本来我让高把王局长在成为女王也就是在与高进入网恋阶段之前的“伊妹儿”转给我,因为那些信相当于文学评论,是不会羞于见人的,我可在这篇小说中引用,以使这篇小说更加言之有物。但高没有转给我,理由是他的电脑曾被病毒自动格式化,那些“伊妹儿”没有备份,全香销玉损了。我夸赞高用“香销玉损”来说“伊妹儿”很妙,一是“伊妹儿”以前常被误为某女子,一是女人的信素笺含香嘛,当然这香也是想象出来的。

读者朋友请注意我的语言,我说高没把信转给我的理由是什么什么,不说高没把信转给我是因为高的电脑什么什么,这两种说法显然不同。后者是“主观叙述”,仿佛我就是高了。前者是“客观叙述”,高说的理由有可能是借口,高那些信保留得好好的,但不愿转给我,也可以是女王纯属子虚乌有,这个故事纯属虚构。如果写小说蒙读者是诈骗罪的话,那高是首犯,我是从犯。女王完全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概念,一个意淫的概念,但高为了使意淫的程度强烈一些,还要讲述。讲述当然要有人倾听,在网上,他用手讲述,我用眼睛倾听。当然倾听也可以被他带入意淫的境界。我不但倾听,还写作,写作也可以是一种意淫。既然倾听可以是意淫,阅读亦然。

我这么说一定有不少读者不高兴了,坚决否认自己在阅读中进入意淫。既然大家否认意淫,我当然也斩钉截铁地否认自己在倾听与写作时意淫。我是喜欢挣稿费的。倾听是为了收集素材,写作是为了挣稿费。信不信由你!就像女王是否实有其人一样,我说故事全部属实,你也可以怀疑的。信不信由你嘛。好多事情可以强制,这相信是不能强迫的,强迫相信的结果适得其反。我可以怀疑高所说的女王是虚拟的,读者也可以怀疑我所说的高是虚构的,这对高比较公平。假如女王是高虚拟的,而高是真的,那么我的这个故事仍然是真的。也许高只是一个网上符号,可以代表一个人,也可以代表一条狗,也可以代表一个网络幽灵。说到底,我也不知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读者也不要相信我这句话就是真话,因为假如这篇小说是我彻头彻尾的虚构,那么我当然知道这个故事是假的,而我却说不知;除非这个故事是真的,我这句话才是真的。我的诚实只表现在生活中、直陈己见的时事评论中、纪实散文和自传中,不可能表现在小说中。

读者不要怪我玩文字游戏,我也不是玩文字游戏的材料,东拉西扯才刚刚拉出女王的一只衣袖又把话题绕开去,这很对不起读者是不是,李乙隆的小说对读者“阅读耐性”是一种考验,这已成了他的写作风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时也改不了。

(三)

在王副局长成为女王之前我还是称呼她为王局长,当然也可像称呼高而俊为高一样,称忆江南为忆,但这听起来总有点亲昵,亲昵的称呼很容易使人联想暧昧,这是我所不愿意的。况且,她也不是我的网友,不必以网名相称,还是称她王局长最为合适。不少读者很关心王局长的长相、身材。可以说她的长相有吸引力,我的这篇小说就有吸引力,当然是针对男性读者而言。高说,她绝对称得上一个比较标准的美人,1.70米的身高,凹凸有致,胖瘦适中,鹅蛋形的脸,五官端正而不板,神态端庄而不呆,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气质优雅、高贵,略旋粉黛,衣着得体,有女强人的魄力却不失女人味,是有份量的镇得住场面的那种美,而不是纤丽、清丽、艳丽、俏丽的那种,是风姿绰约的湖,而不是清浅透明的小溪。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高的话不可全信。可高却说,他第一次看到她相片时就感觉到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而那时他还没有爱上她。

她是通过E-mail寄相片给高的,共12张,分别在12个省有代表性的地方拍摄的。她经常有公费旅游的机会,也经常受到一些企业的邀请。她说她已厌倦了这些旅游,爱上高后她说,她只想与高一起旅游。她的应酬很多。她也厌倦了应酬,她说整天戴着面具生活,活得很累。有些人她心里讨厌很很,在场面上还得与他们说说笑笑,笑得自己都忘记了怎样才是真诚的笑,说得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套话空话。她说她所喜欢的一位网络作家李乙隆说得好,精于应酬的人是说废话的高手。

| 1 || 2 || 3 | [ 页次:2/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730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