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博 客 |  交流平台 |  网站推荐 | 查看跟评 |
 
我爱女王(上)
  作者:李乙隆 发表日期:2011-11-27 14:32:49

她在场面上八面玲珑,她已把废话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有她在,就不必担心会冷场。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不喜欢应酬,大家都只见到她一到应酬场上就如鱼得水、神采飞扬的一面。她不喜欢,却要装得非常热衷,她格格不入,却要装得很投入,这真的很累。高对她说,既然你讨厌应酬,那么你就要拒绝应酬;如果你无法拒绝应酬,你就学着去喜欢,去适应,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其实,按回车键打上这句话时,高就知道,这也是一句废话。

她向他诉说自己对应酬的厌倦,只是她现在刚从一个场面上回来,还处于“应酬厌倦状态”,她只是发泄一下而已,并不一定向他请教对付应酬之法。他对她的“指导”也缺乏针对性和实用性。她不会从来就讨厌应酬的,她的应酬水平也是在实践中逐渐提高的,她今日的局面也有相当部分得益于应酬。我们往往会因为某种兴趣或天赋去做什么,久之,难免有点烦,喜欢夸张或喜欢走极端的人觉得十分烦。有时这种厌倦心理像作爱之后的不应期,我们不会因为在不应期中不想作爱难以勃起而以为自己从此不再作爱。有时不应期长,有时不应期短,这有心理、身体上的原因,也可能因为身体、心理上的原因而阳萎,“应酬厌倦状态”也可能有“不应期”和“阳萎”之分。因此,她不喜欢应酬也可能不是一时说说而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冻三尺,也非一日可化。

直到王局长成了女王,也就是高完成了不爱她——被她感动——勉勉强强爱她——爱她的演变过程,高仍无法弄清她不喜欢应酬是暂时性还是长期性。当然这暂时可以是一星期、一个月、一年、二年……长期就是直到她与世长辞之时,不再喜欢应酬了。高已经越来越深地爱她,对这个问题当然越来越在意了。

她说想和他回他的家乡,一个山明水秀的山区。他和她计划在那里买下两亩地,盖一栋小楼房,围起一个小庄园,里面筑一座假山,挖一个小泳池,辟一片花圃,植一片草坪,种一棵大树,可在树下荡秋千。关于买两亩地围起来,在里面盖一栋三层小楼的计划,他们一拍即合。对于三层小楼的使用,他们也很快达到共识:一楼是厨房、食厅、客厅,客厅可以不定期地举行一些派对、沙龙之类。当然还得有卫生间,卫生间还得男女各一,女卫生间其实就是女宾的化妆间,不能太小。二楼是客房,四房一厅的格局,每间房放三个单人床。这样举办派对、沙龙时,远道而来的客人可留宿,人多时,客厅的长沙发也可以睡上几个人。三楼是主人的卧室和书房,是个高贵、典雅的所在,是女王的王国,除了女王和她的奴隶,外人一般不得擅入。

对于三层小楼的使用,主要是高在说话,女王只是附和着。本来她已厌倦了各种应酬,只想过隐居的生活,什么派对、沙龙之类,当然不感兴趣。但在高看来,她厌倦应酬是暂时的,相当于人的不应期。有时作爱之后他也很厌倦,有腻了的感觉,但几天之后,又想作爱了。他担心的不是沙龙、派对之类引起她的厌烦,倒是怕真的到他家乡去隐居,她能习惯吗?不要说住一辈子,有可能住上一年半载,她就住不下去啦。因此举办沙龙、派对什么的,恰好对隐居生活一种调节。只是在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要邀请到派对、少龙之类的客人,也不容易。她最关心的是上网。能上网吗?当然能!

关于对围墙里面小楼外面空间的综合开发、利用,农民的儿子高而俊想到的不是游泳池,而是鱼池。鱼池也是可以游泳的。小时候在鱼池游泳,常常与鱼儿擦身而过,真有趣。钓鱼也是很好玩的。对于花圃,高说,还是果园好,果树也开花,一举两得。草坪和假山,高是赞成的,但他故意逗她,草坪不如菜园。她生气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她在电脑上打出了生气的符号之后,不再说话。他赶忙说,有两亩地呢,草坪和菜园都搞好不好?我小时候种过菜,很有趣的,施有机肥,不用化肥;手工捉虫,不用农药,营养卫生口感好,女王吃了万寿无疆。女王打出了一个笑脸。

在高的家乡买两亩地——按政策的说法应该是租两亩地,花钱不多,但要按计划开发利用这两亩地,没有五十万元是玩不来的。还得在商业地带购置一些铺面,用来出租,才能保证衣食无忧。女王说她要在网上炒股,高则说要办网站。炒股可赚钱,也可赔钱,女王信心十足地说买铺面出租不如炒股,高则说买铺面可以自己经营,还可以以此为根基办公司、做企业,如果自己直接经营太费神费时,没时间侍候女王,也可退居幕后,做个业主,自己还可通过网络遥控。

高说:“我太想做自己的企业了。”谈到办企业,不管是自己直接经营还是幕后操纵,高都能说出一套一套来。接触过很多企业家的王局长,对他的“企业经”颇为欣赏,不知是因为爱她而爱屋及乌,还是他真的有一套,这个问题她和他都不清楚。但他却是十分欣赏自己的“企业经”的。在认识王局长之前,他就计划通过打几年工,有些积蓄,便买个铺面。如果自己打工待遇高,就继续打工,把铺面租出去,也增加点收入,有一条退路,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商机。也可辞了工,以铺面为立足点,从小生意做起,找一些有市场潜力的产品来做区域总经销、总代理,发挥自己广告策划的优势,很快就可打开产品的销售局面。高甚至想到蛇吞象,从产品的区域经销做到收购一些厂家,实业贸易一手抓,产供销一条龙,以此类推,像滚雪球一样把企业做大做强。

当然,不管他如何想成为大企业家、风云人物,在女王面前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只能跪在女王面前诚惶诚恐地侍候女王。女王要他站着他不敢坐着,女王不让他办企业他便把铺面出租。对于女王想通过炒股赚钱过日子,毕竟不妥当,他不能让女王过苦日子,也不能让她负着赚钱养家的压力。他要女王把炒股当成业余爱好、精神寄托,就像他办网站一样。

女王孩子气地在电话那头撒着娇说:不,我不让你办什么网站,我要你整天陪着我。

高对女王的撒娇是毫不感兴趣的。一个已近四十的女人对一个比她小七岁的男人撒娇,听起来无论如何有点不舒服。高最乐意接受她霸气十足发号施令,毕竟是女王嘛。高是被她感动后努力让自己爱上她的,这种爱是把她定位在女王上的。高认为,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形象定位,尤其在爱你的人眼里。逾越这一定位,往往等同于破坏形象。虽说这所谓“一定”会有一定的弹性,但让一个女王对一个奴隶撒娇,让一个已不年轻的女人像小女孩般地撒娇,总不可能在高所能接受的弹性限度内。高爱她是爱上她成熟的韵味,爱上她的社会阅历、处事魄力,爱上她的“女王形象”。当然高也可以去爱上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孩,爱上一个需要他呵护的女孩,这在前面已经说过,在爱上女王之前,能够打动高的,是小巧玲珑、小鸟依人。

恋人之间是需要默契的,这种默契是两人之间的秘密,外人往往不可能知道,也有可能不可理喻。越是独特的秘密或默契,越能维持两人之间的亲密。这种秘密便是彼此之间的交流方式,包括体位、性感区及其刺激方式、声音、气味、服饰、光线、色彩、表情、动作、仪式等。这种秘密越怪异、诡秘,两人之间依恋的程度越深,越不可替代。高认为,人的情感需求是很多元的。高不相信所谓的“你是我的唯一”之类的甜言蜜语或山盟海誓。忠贞不渝的爱情当然是有的,这主要依赖于理性上的“义”,有时也完全依赖于两人之间的深刻而独特的性体验及由此产生的“性依恋”,也可以说是两人之间的“性秘密”。高从没对女王山盟海誓过,但打心眼里希望女王是他最后的爱人,希望自己能对女王专一不二。高清楚自己不是很理性的人,因此希望两人之间怪异的性行为使他深陷其中,以此对理性上的“义”起辅助作用。

高也说不准对女王的爱具体始于何时。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感情始于网络,来往几封E-MAIL之后,她报了自己的办公电话、寻呼机号码,也向他要电话。高的答复是一贯制的淡漠口吻。这淡漠出于一种习惯,高自己并没感觉,但她的自尊仿佛受了一点伤。

高说,让我们的认识始于网上也止于网上吧,网上的虚拟性有其神奇的魅力,让我们做个纯粹的网友吧。话虽这样说,高还是报了自己的家庭电话和办公电话。在电话上高显然比女王坦然,一开始就报了家庭电话,女王至今没报家庭电话给高。由于关于网友的界定伤了王副局长的一点自尊,据她说,如果高没有先寻呼她,她会永远不给高打电话的。她的这句话是真是假已难以求证,因为高寻呼了她,而她也立即复机了。两人互通电子信件、在网上密聊之后,又增加了一个项目:通电话。而电话后来居上成了他们最主要的交流方式,还间插通了几封传统信件。在这四种交流方式中,还是电话最直截了当、方便快捷,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是电话之功。如果当初高不寻呼她,她会打电话过来吗?这个问题高不得而知,高知道的是,有了她的寻呼号码、电话号码,自己不可能不和她通电话的。

那时高的家庭电脑是用来打字和平面设计的,没上网。高是在单位收发电子信件的。上班时间上网聊天是不大好意思的,而她却是在家里上的网,因此他们上网有时间差,网聊的机会也就不多。那时高是不用到单位坐班的,许多工作可在家里完成。在家里闷了就到处走走。王副局长很羡慕高的自由散漫。也正因此,他们之间的交流还是电话最为方便。

有些事不能说得太明白,说得太明白有时是令人不快的——高寻呼她是因为一次偶尔的无聊。无聊时便想找一点乐趣,她便成了他的一个兴奋点。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就这样发端于网络、发展于电话。高寄给她的传统信件,有很大的卖弄成份,一是让她看看自己的平面设计,一是炫耀自己的墨宝。他的毛笔字写得不错,便用毛笔给她写信。高给她的信没有一点让人脸红心跳的语言,很朴实的。她的信才称得上情书,深情款款,文辞优美。她的钢笔字写得很好,不是娟秀的那种,是遒劲、奔放、潇洒、舒展,时而龙飞凤舞,时而行云流水,一字有一字的韵致,一行有一行的意趣,整页看来,匀称而不失呆板,灵动而不失飘浮。

| 1 || 2 || 3 | [ 页次:3/3页 ]『上页』『下页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阅读2730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关闭窗口
发 表 评 论
 姓名:  *         密码: *
 标题:
 内容: *
{ 注意:带“*”的地方一定要填写。}
Copyright © www.liyilong.com
Email:56090138@qq.com   李乙隆微信公众号:liyilongzuopin